最新消息:欢迎加业务经理微信随时询价: wqmm520 电话 18620302137 一分钟快速查询价格

荒唐年代的宣传报道

DHL admin 1359浏览
 翻阅报史资料,发现在上世纪60年代中叶,在以高指标、瞎指挥、浮夸风和“共产风”为主要标志的“大跃进”运动过后,宣传部门对宣传报道纠偏的两个文件。对像我这样的后生小子来说,既开眼界,更受教育。
 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,不好发过多不着边际的议论,姑且罗列,尽量让材料说话:

  一、

  1962年《关于几年来宣传口号的初步检查报告》,重点检查了1958、 1959两年中的错误口号,包括“违犯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精神以及混淆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界限的错误口号”,“违犯客观规律,助长了主观主义发展的错误口号”,“违犯党的政策,助长了刮‘共产风’的错误口号”, “高指标、高任务,助长了‘浮夸风’的错误口号”,等等。例如:

  ——“无煤也炼焦,无焦也炼铁”

  ——“开展小麦双千斤县、三千斤社、五千斤大面积丰产田、万斤高额丰产田运动”

  ——“掀起一二五十(即日产一万吨铁、二万吨焦、五万吨矿石、十万吨煤)运动”

  ——“两年内建成一个像样的共产主义”

  ——“一天等于二十年,共产主义在眼前”

  ——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高产”

  ——“主观能动性无限,巧妇能为无米之炊”

  ——“蚂蚁啃骨头,茶壶煮大牛,没有机器也造火车头”

  ——“共产主义就是一切生活资料归大堆”

  ——“共产主义就是吃大锅饭”

  ——“吃饭不要钱就是共产主义”

  ——“公共食堂万岁”

  ——“倾家荡产大搞钢铁”

  ——“全省七天实现煤气化,三天实现超声波化”

  ——“贯彻指示不过夜,推广经验不过宿”

  ——“发愤读书是走白专路线”

  二、

  1964《关于召开省级新闻单位总编辑座谈会情况的报告》,指出要纠正宣传报道中存在的“不恰当、不严肃甚至是错误的提法”,例如:

  ——“有的报刊把毛泽东思想形容为‘仙丹’、‘真经’、‘圣书’、‘金钥匙’”

  ——“个别文章不适当地、无分析地宣传苦干、拼命、加班加点。…… 尤其突出的是‘一股硬劲’的文章,说工人‘在数九寒天的天气,扒了光脊梁’,‘从天蒙蒙亮干到天黑,忘记了天寒地冻,觉不得肚饥口渴’。对加班加点的报道,多数都没有讲清是在特定条件下的需要,反而往往强调是 ‘十数年如一日’。”

  ——“出现了一些不适当地强调‘不计报酬’、‘不要工分’甚至不符合党的政策的报道”

  ——“有的报纸报道烟台造种厂的品种几十年只生产十六种,现在达到130多种,但事后了解这只是设计数字,真正投产的也只有六七种。”

  ……
  三、

  到处“插红旗”,“卫星”满天飞。与宣传报道的“狂躁”堪称兄妹的,就是诗歌的“狂躁”。满街都是“诗人”,写诗成为任务,催生了数不清的“新民歌”。老辈人讲,当时脑子里除了想着吃饭、睡觉、干活,就是绞尽脑汁 “诌诗”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诗诌得好,风光不亚于今天的大明星。

  数不清的“新民歌”,像“大跃进”一样,一跃就没劲了。流传至今的名作不多,就有这首:

  稻堆堆得圆又圆,

  社员堆稻上了天。

  撕片白云揩揩汗,

  凑上太阳吸袋烟。

  当时的新闻,当时的宣传口号,与这类“新民歌”骨子里是一样的。宣传报道的理念、模式,看不出与这类“新民歌”有什么质的区别。文学化的新闻,情绪化的宣传,宣泄式的报道,实际上不过是散文化的“新民歌”。

  及至“文革”初期,新华社、《人民日报》这样报道1966年7月16日毛泽东那次著名的长江之游:

  “七月十六日这一天,长江水面笑逐颜开,沿江两岸大堤上,无数彩旗,巨幅的标语,欢呼的人群,呈现出一片无比欢腾的节日景象。

  “武汉全城男女老少,欢欣鼓舞,奔走相告:‘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这样健康,这是全国人民的最大幸福!是全世界人民的最大幸福!’

  “毛主席迈着稳健的步伐,从船舷的扶梯上走下来,先在水里浸了一下,然后便伸开双臂畅游起来……在浩瀚的江面上,他时而挥臂侧泳,拨开层层波涛,破浪前进;时而仰卧水面,看万里碧空。”

  一个正在游泳的民兵见到毛主席,“兴奋得忘记了自己在游泳,举起双手高呼:‘毛主席万岁!’‘毛主席万岁!’他跃起来又沉下去,喝了几口水,觉得长江的水特别得甜。”

  今天,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写出这般“生动如诗”的报道了。

  那个荒唐的年代变成了历史。

  那些热热闹闹的宣传,惊天动地的口号,今人看了会笑掉大牙。

  可是,笑过之后呢?

转载请注明:DHL快递 » 荒唐年代的宣传报道